首页 > 亿赞普新闻
  • 1
  • 2
  • 3
  • 4
  • 在南海大数据应用研究院专家委员会成立仪式上的发言

    2017-03-27来源:亿赞普集团

    亿赞普集团董事长、南海大数据应用研究院理事长罗峰
     

    19世纪末,量子力学创始人Max Karl Ernst Ludwig Planck咨询他的导师,自己做物理学家是否合适。他的导师劝他改行,因为当时在物理学界,已有牛顿证明的三大定律、麦克斯韦证明的八个方程式,这两项成就被人们认为是物理学的两大柱石,已经回答了宇宙间所有的基本问题,物理学已经没有什么真正新的东西可供发现,已经穷尽了。相比19世纪物理学的发展,我们现在对大数据的研究还比较浅层次,不说有了科学柱石,连个公式都没有。


          我前几天专程拜访了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以下简称OII)的主任Victory Nash,并进行了会谈。OII是大数据理论的发源地之一,其中有一位教授Viktor Mayer-Schonberger,他因与别人合著了一本很有影响力的书《Big Data:A Revolution that will TransformHow we Live work and think》而闻名于世。Victory主任表示,OII提出Big Data理念的时间很早,但产业化很少,目前正尝试向产品和服务转移。所以我们就共同成立大数据研究项目进行了探讨,希望达成涵盖院校-政府-企业、发达-发展中-欠发达国家等几个层面的合作,将大数据引入到新型银行、清算网络及数字货币,研究如何利用大数据等新兴技术促进欠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和繁荣。

          说到数字货币,人们往往有两个误区,一是认为数字货币是比特币;二是认为数字货币直接面向消费者,像纸币或电子货币一样。这两个观点都是错误的:数字货币叫Digital Currency,是央行的法币,比特币叫BitCoin,是局部流通的,二者有本质区别;同时,数字货币的应用会经过To Goverment(2G)、To Business(2B)再到To Consumer(2C)的发展阶段,而不只是消费者业务,更不是互联网金融。事实上,我判断,在未来三年,数字货币只会是2G、2B的业务,所以做消费者业务的企业在此领域无任何先发优势。

          数字货币对欠发达国家是很好的机会,使其落后的金融体系有机会以最低的成本得到升级,理由如下:

          1、数字货币系统实现了智能合约和分布式记账,使得政府能够了解企业的实际营收情况,无论是跨国大企业还是SME。政府也就能收到税,顺带还升级了税收基础设施。政府有了财政收入,就会增加社会基础设施投资,从而促进发展,越发展政府也就越富有,这是一个正反馈系统。

          2、基于数字货币系统,能够使政府的投资精准到位。数字货币能基于分布式记账,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国家可宏观调控数字货币的使用领域和有效期限,故可做精准投放。不发达国家的资金有限,投资更要求精准高效,而目前的效率是很低的。

          3、减少腐败与洗钱的发生。

          数字货币的可追踪等特点都有益于反腐败和反洗钱,数字货币使得转账结算变得透明,中央银行能了解任何一份钱的流通过程并得到回溯。

          4、便于国际结算,不需要依赖美元。

          区块链技术将减少中介、简化结算流程,实现交易即结算的T+0模式,便于国家结算。

          5、数字货币可以大大降低货币发行、流通、使用等环节的成本,实现无钞化交易。

          我认为,数字货币符合“一带一路”倡导的“共商、共建、共享”的精神,可以促进不发达国家的发展与繁荣。对于企业来讲,也意味着巨大的市场空间,更可以培育新的产业和业态。
     
          新技术对一些国家而言是锦上添花,对不发达国家却是雪中送炭,比如通信产业。我们中国人在电话使用上,经历了从固定电话到2G再到3G的演变,而非洲人、前苏联大部分联邦国没有用过固定电话,因为投资太高,但是有了3G技术后,他们直接进入到了移动通信时代。目前,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金融基础设施也正处于变革的前夜。我们有幸有机会在这片新海域里试航,希望能保持持续领先优势,无论是技术方面,还是市场方面。

          再谈谈大数据在其他产业的应用:一是新一代清算网络(NGSN)。IBS是目前首个采用NGSN标准的国际性清算网络,已经接入了欧盟央行等40多个国家的清算行,提供实时清算。NGSN相比当前的SWIFT系统有极大的优势。SWIFT机制是树状结构,缺点是多级、结算慢、风险高、依赖美元等。在NGSN系统下,只有清算银行和直接参与者两方组成环状结构,所以能实时清算和多币种清算,代表了新一代的清算标准。

          除Fintec和新一代清算网络外,我们还将大数据应用于贸易便利化。我们与招商局集团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丝路亿商,在港口领域实现商业升级。丝路亿商在四个方面实现升级,一是清关一体化,节约至少三分之一的清关时间;二是提供高效的清算,收入升级;三是提供基于L/C(信用证)融资;四是货物的数据产品服务对冲基金和期货公司。这些应用都需要大数据。

          8年前,我创立了亿赞普公司,亿赞普来自IZP的音译,其中Z是Zetta,10的21次方,表示很大的数据量。目前,我们已经延伸到大数据与数字货币相融合的产业应用。过去几年,我们可能在此领域做了点滴成就,但都是简单直接的事情。诚恳地说,我们对大数据的认识和应用只是皮毛,也没做出一两个公式或者理论,很惭愧。

          所以,我特别珍惜在此与业界领袖合作的机会,我相信南海大数据应用研究院能成为一个开放的、面向未来的桥梁和平台,加强与产业、政府、国别之间的协作。相比于其他自然科学,大数据更需要从顶层设计加强供给侧创新。目前现状就是这样,大家都说大数据好,有用,但怎么用不知道,所以从需求侧设计很难有成效。

          再次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