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亿赞普新闻
  • 1
  • 2
  • 3
  • 4
  • 独家专访吉布提财政部长:中国给我们的帮助是西方未曾企及的

    2017-07-05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郑青亭 吉布提报道


    导读

    “西方国家在某种程度上也帮助我们了,提供了一些公共发展援助。但是,很难从他们那里获得我们当前从中国这里得到的支持。这是完全不同的。”伊利亚斯说。

    吉布提地处非洲东北部亚丁湾西岸,扼守红海入印度洋的要冲曼德海峡,北与厄立特里亚为邻,西部、西南及南部与埃塞俄比亚毗连,东南同索马里接壤。大部分经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都需要在吉布提港补给。

    如此优越的区位优势吸引了地区国家和世界的关注,美国、法国、日本和欧盟等在此纷纷设有军事基地。在当地的机场、酒店、餐厅和超市,几乎随时可以看到来自欧洲的士兵。

    然而,军事基地的租金却并没有让吉布提过上好日子。作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吉布提工农业基础薄弱,95%以上的农产品和工业品依靠进口,80%以上的发展资金依靠外援。2015年,人均寿命仅有64岁、失业率则高达46%,全国只有61%的人口接受了初等教育。

    近日,吉布提财政部长伊利亚斯·穆萨·达瓦莱(Ilyas Moussa Dawaleh)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很高兴地看到中国在吉布提的经济存在不断增加,中国企业承包或参与的一系列项目将有助于吉布提成为东非的港口运输、物流和金融中心。

    “西方国家在某种程度上也帮助我们了,为吉布提和东非地区的稳定做了贡献,也提供了一些公共发展援助。但是,很难从他们那里获得我们当前从中国这里得到的支持。这是完全不同的。”伊利亚斯说。

    吉布提可在“一带一路”中发挥地缘优势

    《21世纪》:如何看待中国在吉布提存在的不断增加?

    伊利亚斯:我对此持积极看法。中国在我们争取独立的时候就提供了帮助。吉布提马上就要迎来独立40周年。(注:吉布提1977年6月27日宣告独立,而本次采访是在今年5月初进行的。)在过去四十年中,我们对于中吉关系的加深感到高兴,希望这样的双赢关系可以继续发展。

    《21世纪》:请简要介绍一下两国的经济合作内容。

    伊利亚斯:两国的经济合作存在于诸多方面,涉及基础设施、贸易、工业发展、通讯等。我们的合作首先是在国际安全领域,两国都参与了这个地区的打击海盗行动。在经济领域,我们还进行了数码和大数据合作、银行业合作、港口和物流合作。现在,我们在一起建设工业园。两国的合作内容是非常丰富的。

    《21世纪》:吉布提政府如何看待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伊利亚斯:我们祝贺习近平主席为推动中国发展取得的成绩。“一带一路”是一个伟大的倡议。我们是最早支持这个倡议的非洲国家之一,我们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同时,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支持这个倡议,因为它有助于通过国际合作促进全球经济发展和安全稳定。这对国际社会来说至关重要。我相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有助于让这个倡议成为大家共同的愿景,促进全世界的共同发展。

    《21世纪》:吉布提在这个倡议中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伊利亚斯:我们相信,吉布提已经在国际上展现了自身独特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吉布提地处亚非欧三大洲交界之处,是全球最重要的三个海上通道之一,另外两个是亚洲的马六甲海峡和南美的巴拿马运河。这一重要的地缘政治优势是我们可以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原因。

    从东方国家的角度来看,包括中国在内,吉布提是进入非洲的门户。从连接东西方的角度来看,吉布提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从东方到非洲再进入欧洲,吉布提扼守必经之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被称为“非洲之角”的原因。我们相信,谁都会希望来吉布提落户。

    中国在吉布提投资有望超过100亿美元

    《21世纪》:有报道称,中国在吉布提的投资总额已达到了144亿美元。你可以证实吗?

    伊利亚斯:这是来自报纸的数字。如果所有的项目都完成,投资数字有望超过100亿美元,但这需要中国的私营部门也来投资,包括油气、银行、物流、港口等所有的行业。现在还远未达到140亿美元,另外这些也不全是贷款,我们说的是投资。

    《21世纪》:具体有哪些项目?

    伊利亚斯:吉布提港扩建、亚吉铁路、吉埃引水项目、国内道路、盐化工工业园、吉埃石油天然气输送液化项目、丝路国际银行等。油气管道30亿美元,港口、水渠、铁路共15亿美元。水渠、港口是20年的软贷款,利息是2%左右,铁路是商业贷款。这些项目对国家的未来发展意义重大。

    《21世纪》:法国、美国、日本均在吉布提建立了永久性的军事基地,还有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军事力量。为什么这些发达国家没有帮助你们发展?

    伊利亚斯: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也帮助我们了,提供了一些公共发展援助。但是,很难从他们那里获得我们当前从中国这里获得的支持。这是完全不同的。

    中国相信吉布提未来发展的潜力,看中的不是今天而是明天,因此愿意给予我们大量的投资。对吉布提来说,10亿、20亿美元是很大的数量,但考虑到中国企业的规模,这实在不是很大的数量,要知道,招商局每年的利润就超过200亿美元(注:2016年招商局集团利润总额为1112.8亿元)。这些来自中国的投资对吉布提来说非常重要,正在帮助我们实现经济转型。同样,这些投资也将给中国带来长远利益。

    亚吉铁路有望9月实现商业运营

    《21世纪》:对连接埃塞和吉布提两国首都的亚吉铁路有何期待?

    伊利亚斯:从三天到不足十小时,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通过大幅削减运输时间和成本,这条铁路将给埃塞-吉布提经济走廊带来可观的利润和有吸引力的竞争力。这对整个非洲的未来来说都至关重要,不仅仅是吉布提。这将让我们实现非洲长期以来的铁路梦,那就是泛非铁路网。这是在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下最伟大的愿景之一。

    《21世纪》:中国可以为非洲实现铁路梦发挥什么作用?

    伊利亚斯:至今为止,只有中国在帮助非洲建设铁路网,不仅是帮助吉布提,还有肯尼亚、尼日利亚等国家。在我们实现铁路和公路联通的那一天,非洲将有望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因为要想让非洲这样的大洲实现发展,必须要让货物和人员自由流动起来。这将是中非关系史上一座伟大的里程碑。

    《21世纪》:埃塞蓬勃发展的经济如何影响吉布提?埃塞也在大力推动工业化,如修建一批工业园。如何看待来自埃塞的竞争?

    伊利亚斯:埃塞占到了吉布提港交通总量的65%,吉布提是埃塞海运的唯一出海口。埃塞经济的快速发展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我们完全没有来自埃塞的压力。尽管他们的劳动力成本低,但我们的交易成本是本地区最低的。我们两国是互补的关系,而不是竞争的关系。我不喜欢“竞争”这个词,我们不应该跟任何人竞争,而是应该彼此补充,因为你不可能在每个地方都做得最好,重点在于如何互补,和谐发展。

    《21世纪》:自去年10月通车以来,亚吉铁路至今还没有实现商业运营,为什么?

    伊利亚斯:我们还在进行测试中。在过去的六个多月中,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对电力线路进行测试,铺设通往港口和旱港的最后线路。这条铁路用了三年时间完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难道你期望它立刻开始运行吗?另外,埃塞也需要修建一些物流中心,这也要花时间。

    去年的通车仪式只是象征性的,商业运营可能会从今年9月开始。不过,我们已经使用过这条铁路向埃塞运送救灾物资。我们还需要通过三个月的测试来完成质量认证。

    “东非蛇口”集物流、贸易和金融为一体

    《21世纪》:招商局集团总经理李晓鹏说,将充分利用吉布提的地理位置优势,致力于把吉布提打造成为“东非的蛇口”。你怎么看?

    伊利亚斯:我去过蛇口。我们正怀着这个梦想努力。也许并不是要成为另一个蛇口,而是成为某种程度上的蛇口。吉布提非常关注中国的发展经验,正在研究中国的发展模式。当然,我们的人口仅有100万,而中国超过十几亿,但四十多年前中国跟我们一样穷,甚至比我们更穷。1999年,我第一次去中国。我在北京看到,大部分人把自行车当成通勤工具,那时候还没有什么汽车、酒店、高楼。但之后,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希望了解中国腾飞的经验。

    我们发现中国的新发展模式从邓小平开始,从深圳经济特区开始。深圳跟吉布提类似,曾经是很小的村庄,但现在却是高科技驱动,实现了绿色发展,而且景色宜人。招商局是深圳转型发展的主要贡献者之一。这就是我们跟招商局合作的原因。1997年香港回归后,给中国内地带来了金融和贸易便利。吉布提也希望在金融领域给非洲大陆带来便利。

    《21世纪》:要成为东非的金融中心,吉布提有什么优势?

    伊利亚斯:这对吉布提未来十年的发展非常重要。我们拥有实现这一目标的全部优势:第一,自1973年来,吉布提法郎一直与美元绑定,1美元兑177.721吉布提法郎。这么多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吉布提法郎是地区很强的货币,被认为是“东非的美元”。我们必须利用这个优势,让吉布提成为金融中心。我们正在跟招商局集团、亿赞普集团等企业合作,合作建立丝路国际银行。第二,我们可以提供稳定和安全的营商环境。第三,我们允许资本自由流动。在吉布提,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带来和带走钱。

    《21世纪》:丝路国际银行将成为银行卡发卡机构?

    伊利亚斯:我们不仅要制卡发卡,还要开展人民币跨境结算清算等业务。我们希望与中国签署本币互换协议,让丝路国际银行成为人民币清算行,让吉布提成为东非的人民币交易中心。我们已经成立了银行,正在完善相关的金融系统,希望以此进一步促进东非和中国的贸易往来。

    《21世纪》:本币互换协议的规模将有多大?如何让中非企业受益?

    伊利亚斯:让我们慢慢来,我们希望成为东非甚至整个非洲金融业务的领头羊。至于如何受益,这些企业需要入驻我们的自贸区,把它们的产品从自贸区运出去,使用本币互换协议。我们需要为此建立一个生态系统,促进中非经贸关系的蓬勃发展。

    《21世纪》:目前,中吉之间的贸易额还非常有限。

    伊利亚斯:这是因为吉布提的经济体量很小,但要看到,中埃贸易是通过吉布提完成的,中国和东非的贸易也主要是通过吉布提转运的。因此,不要只看到吉布提的100万人口和几十亿美元的经济体量,而要看整个中国和东非的贸易和投资。

    《21世纪》:吉布提会给入驻自贸区的企业提供哪些政策优惠?

    伊利亚斯:在自贸区内建立的公司可以享受税务减免、一站式服务、通关便利,另外,还有坚挺的货币、资金自由流动,以及大数据服务等。在中国的支持下,第一条中非海底电缆亚非欧1号(AAE-1)海缆将接入吉布提。

    中国是吉布提最大借款来源

    《21世纪》:吉布提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伊利亚斯:失业。(追问:成为物流枢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是的,但不会太多,这就是我们要建设工业园的原因,我们希望承接中国向这一地区的产能转移。(追问:但吉布提的教育水平不太高。)如果中国可以在10亿人口基数的情况下解决教育问题,我们这个只有1百万人口的国家同样也可以。相信中国会在吉布提的转型发展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21世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报告指出,在最近两年中,吉布提大规模的投资计划已经让公共外债占GDP的比例从50%增加到85%。这意味着吉布提正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伊利亚斯:实际上,IMF认为的港口、基础设施的贷款是被公共企业消费的,这些债务不是给政府的,应该由这些公共企业承担,包括港口、铁路、供水等公司。这些企业会偿还债务。发展是唯一的保障。

    《21世纪》:IMF的报告会影响吉布提向国际金融机构申请贷款吗?中国是吉布提的最大借款来源吗?

    伊利亚斯:不会。作为一个物流中心,你觉得我们会很难获得电信、能源方面的贷款或投资吗?当前,中国是我们的最大借款来源。此外,还有阿拉伯国家。

    我们是一个很小的国家,GDP只有20亿美元左右,因此,如果你有三个大项目,债务占比就会激增,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法掌控。问问招商局每年的利润吧。我相信我们对港口5.5亿美元的投资也能带来丰厚的回报。

    我们会谨慎对待债务可持续的问题,但我们必须投资基础设施。这是唯一可以促进经济发展并推动转型发展的办法。

    (编辑:赵海建)